当前位置:送气网情感素媛原型已自杀(素媛案原型罪犯今出狱)
素媛原型已自杀(素媛案原型罪犯今出狱)
2022-10-03

据韩国《首尔新闻》报道,当地时间12日上午,电影《素媛》原型罪犯赵斗淳刑满出狱后,乘公务车抵达安山市保护观察所,走电子脚镣登记程序。这是他12年来首次在公众前露脸。

在一桩2008年震惊韩国社会的性侵儿童案件中,57岁醉汉赵斗淳强奸致残一名8岁女孩,被判入狱12年。随着此人刑满出狱日期逼近,韩国民众要求将他继续隔离的呼声高涨,一些官员和国会议员也寻求出台类似措施。

韩国电视台此前公布的赵斗淳(SBS电视台)

这桩性侵儿童案件是韩国电影《素媛》的原型案件,因而被称为“素媛案”。2008年12月,赵斗淳在京畿道安山市檀园区将一名8岁小学生拖到公共厕所内强奸,导致该女孩严重受伤。

“素媛案”犯罪情节之恶劣在韩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,促使韩国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,允许公众在指定网站查阅性犯罪者的姓名、住址、照片等信息,并且追加多项防范措施。

“没想到来这么多人!”

赵斗淳背着手当众连鞠两躬

韩媒曝光了赵斗淳抵达安山后的照片,他头发灰白、戴着口罩,手里紧握橘子,正被押送至保护观察所。

当天,68岁的赵斗淳戴着口罩和帽子现身,他头发花白,手里紧握一个橘子。现场记者大声喊“你反省吗?”赵斗淳没有理睬记者,头也不回地走进保护观察所内。

他在韩国京畿道安山保护观察所完成相关手续后,于当地时间当日上午8点55分左右,抵达自己位于安山市的住所。

随行警察表示,在乘公务车前往安山市保护观察所的途中,赵斗淳自称“没想到来这么多人”,还说自己犯了“天怒人怨的错误”,承诺要反省地去生活。

当赵斗淳登记完电子脚镣,从安山市保护观察所走出后,他背着手,面向媒体连鞠两躬,但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就回到了车上。

报道称,赵斗淳穿着外套,头戴帽子,并佩戴着口罩,从法务部准备的专车上下车后,直接回到了家里。赵斗淳下车后,似乎暂时环顾了一下周围。

保护观察官表示,在从监狱出来前往保护观察所的车上,赵斗淳称“以后会一边反省一边生活的”。观察官还称,没想到今天会聚集这么多人。

另一方面,警方为了防止赵斗淳归家途中发生意外情况,调集了警力。警方还在离赵斗淳家10多米的地方,设置了特别治安中心和防盗用监控摄像。在其即将到达住所时,警方设置了警戒线和大量人力。

据报道,当天从凌晨6时左右开始,就有居民、记者等约100多人聚集在赵斗淳住所附近。市民们看到赵斗淳乘坐的车辆到达后,高喊“公开赵斗淳的脸”、“处决赵斗淳”等,表达愤怒之情。

附近的居民还提出抗议称,“为什么要保护赵斗淳呢?我们要怎么生活,看来都要搬家了”,“我们难道要因为这个人而受到伤害吗?觉都睡不好”。

报道称,赵斗淳出狱后前往京畿道安山水原保护观察所安山分所,提交保护观察申报书。他将在行政手续完成之后回京畿道安山市住处,那里既是他的老家,其妻在此定居,也是绑架性侵案的发生地。

出狱前,赵斗淳在监狱佩戴了电子脚镣,并由保护观察官确认通信功能。出狱后,他将接受一对一的贴身监督,全程乘坐监狱派出的专车,以免在公共场所发生突发情况。

未来7年都将戴着电子脚链

狱友称其“仍然暴力”

《韩国先驱报》报道,赵斗淳出狱后7年内都将佩戴电子脚镣,接受全天候监督,公众可在指定网站查询到他的住所等个人信息。

据韩国京畿大学犯罪心理学专家团队评估,赵斗淳再犯的几率为76%。另一项数据分析显示,赵斗淳有酗酒问题,仍无法控制怒气。

赵斗淳的狱友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,赵斗淳服刑期间“仍然暴力”,单独禁闭时总是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。

赵斗淳今年7月表示出狱后要回到安山市定居,这一消息令当地居民陷入不安。安山市长尹和燮9月致信法务部,要求紧急制订有关性犯罪者的《保护收容法案》,以便继续对其采取隔离措施。这一法案几经波折,尚未在国会通过。

截至本月11日,安山市政府在赵斗淳住所附近增设15个监控摄像头,提升周边30个街灯的亮度。该市打算出动12名警察,对附近区域实行全天候巡逻。

当地官员计划禁止赵斗淳饮酒、靠近儿童场所以及深夜待在户外,并且随时向周边居民区通报此人的行踪。

赵斗淳曾多次请愿称要见受害者

其妻12年里始终与受害者保持5分钟车程的距离

韩国JTBC电视台在12月7日播出的一档节目中透露,赵斗淳曾多次在请愿书中恳请一定让其和受害者见面。该节目中透露,请愿书中的内容,大部分都在称自己从头到尾因为喝醉,所以不记得发生了什么。他还称自己的罪名“太丢人”,一次都没有向其他在押人员提起过。甚至,赵斗淳还多次在请愿书最后写道“恳求希望一定让我和受害者见面”。

而令受害者和其他民众感到不寒而栗的,还有赵斗淳的妻子。

无论受害者一家在安山市内搬到哪里,赵斗淳妻子都会跟着一起搬家,始终与其保持5分钟车程的距离。这意味着,出狱后回到家中赵斗淳随时都可能再次和被害者一家见面。当韩媒记者问及此事时,她还曾冷漠地将记者赶出门。

赵斗淳妻子是否知道所在居所离受害者家只有500米,对于公众来说,难以定论。但她非常冷漠地回答:“不管她(受害者)住在哪里,我都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”

而对于赵斗顺的罪行,赵斗淳妻子不仅没有选择与其离婚,或者痛斥,还非常袒护他。

接受韩国电视台记者采访时,她说,在和赵斗淳在一起的时候,已经知道对方是有着17次前科的犯人。因此,即便知道赵斗淳犯下严重罪行后,她仍旧为赵斗淳写了请愿书。

她在请愿书中写道:“做饭、洗衣服、打扫房间,所有事情都是我的丈夫在做,他(赵斗淳)做了20年”“(赵斗淳)从没生过气,周边认识他的人都称赞他是懂得礼仪的人”……

此外,据监狱警察透露,其妻子还经常对赵斗淳进行探望。

“我的丈夫很爱我,他是因为喝了酒才变成那个样子(侵犯受害者)。”她说,“(我)不会有和他离婚的那一天。”

心理咨询师杨靖曾表示,赵斗淳妻子的表现堪称对受害者毫无同情心,反而对丈夫有十足的支持,如此惨案下能做到这样,不是爱就能解释一切的。

与一般罪犯家属的沉默和不断道歉相反,对于丈夫的残暴行径,这位妻子并没有过多谴责,在她的理解里,似乎罪魁祸首是酒精。也就是说,她还试图在为丈夫寻找“合理的理由”。

此外,她在请愿书里也表示“这不是赵斗顺的错”。尽管有人认为她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,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要满足几个条件,其中被害人受过加害人的伤害,并得不到救助,导致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依赖心理。而从目前公开的内容来看,赵斗淳妻子显然没有满足这一点。

另外,赵斗淳妻子在这12年间,一直保持着与受害人家庭很近的距离,跟随他们搬家。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,非常能反映其心态:当人们伤害到别人而且产生愧疚时,最想做的事情是逃得远远的,假装一切没发生过。“素媛”案是一件特别残忍、特别严重的案件。按道理说,如果罪犯和妻子对受害人心怀愧疚,肯定会离他们远远的。

受害者家属:心灵的创伤是一生的

自2008年“赵斗淳案件”以后,已过去12年,但恐惧与愤怒并没有消失。

“心灵的创伤是一生的。”赵斗淳事件受害者娜英(化名)的父亲语气平静地说道。多年来,娜英家人竭尽全力寻找平凡的生活。

娜英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说道:“案件发生之后,收到了很多人的帮助,娜英接受了手术支援,去了向日葵中心(韩国向性犯罪受害者提供心理咨询的机构)”。

2020年的娜英如今已经是一名医学院的大一新生了,在经过了5次手术后,表面看来和普通的大学生没有区别。娜英表示,想要成为一名医生,可以回报社会,救助那些和自己有同样经历的孩子,虽然因为身体有不方便的地方,但是并不想落后于社会,用强烈的意志坚持学习。

对于即将出狱的赵斗淳,娜英的父亲说:“判刑结果出来后,我们虽然强烈反抗,但是当时的法官却以要遵守法律为由,拒绝了我们再审的要求,这件事引起了社会舆论的批评,迫于舆论的压力,当时的法务部部长直接前往监狱会见了赵斗淳,并且向我承诺过对赵斗淳要永久隔离,我现在想问问部长,你至今还能遵守这个约定吗?即便你现在已经不是部长了,但是当初代表政府给我们的承诺是否只是口头承诺?我们正在拭目以待。”

来源:新华社、海外网、中国新闻网、潇湘晨报

栏目主编:刘璐 文字编辑:李林蔚 题图来源: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:朱瓅

来源:作者:宗赫